大富豪棋牌


当前位置:首页 > 關於我們 >

大富豪棋牌:王繼湘圖說案例本三十六計全書第十

日期:11-28   阅读:100   分类:關於我們

二孫到上海後, 首先拜訪了張聘卿。張是山東省嶧縣台兒莊人,在上海、南京均有住宅。他是安清幫大字班, 曾廣收門徒, 各階層人士來者一概不拒。與南京的張飛、南通的張錦瑚爲盟兄弟。曾任過孫傳芳五省聯軍總司令的參議。孫美崧二人通過安清幫的關係, 從德國洋行購買了套筒子鋼槍 200 枝, 盒子槍 50 枝, 子彈若干箱。購妥武器之後, 孫美崧便到南京找張飛設法解決運輸問題。張飛也是山東人, 安清幫大字班, 長住南京夫子廟, 門徒衆多, 散布長江下游及運河各大碼頭, 外號「大將張飛」, 與張錦瑚、張聘卿並稱爲南清三老。張見到孫美崧後, 問明來意,於是分別通知沿運各碼頭水卡船幫的安清幫弟子,— 9 —圖說案例本三十六計全書第十七計利用載運大米的船隻, 將武器裝在船艙底部, 分別運出。由於他們的保護, 二孫在上海所購槍枝彈藥,均順利運到台兒莊, 然後由孫美珠負責運往山里。孫美珠等人建立土匪武裝, 實際上主要是將嶧縣及附近地區各股匪集中統一起來, 因而是比較困難而複雜的, 待武器人員有了著落後, 他們便著手進行組織。在孫美珠的組織下, 先是在西沙棚村召開了第一次各地股匪首領會議, 此次集會, 他們商定了如下建立土匪武裝的計劃。

(一) 隊伍的番號定爲「建國自治軍五路聯軍」,並設立總司令部。(二) 總司令部的組織人員如下: 孫美珠爲總司令, 劉玉斗爲軍師, 孫桂芝爲參謀長, 丁開法爲參謀處長, 孫美崧爲第一路司令, 郭琪才爲第二路司令, 周天松爲第三路司令, 王繼湘爲第四路司令,劉清源爲第五路司令。(三) 設立聯絡站。各地聯絡站的負責人是: 騰縣和魯南一帶由朱隱兼任, 臨城爲李子丹, 濟南是郭致祥, 薛城是尤吉三 (嶧縣台兒莊人, 出身地主,— 0 1 —拋 磚 引 玉第十七計曾留學日本, 是張聘卿的弟子), 徐州爲劉傳金, 上海爲夏敏堯和一個姓牛的, 南京由張飛兼管, 北京是宋朝勝, 臨沂、郯城、日照等縣由劉玉斗、段青芝、彭仲衡、徐子尚、趙寶泰、關德軒等人負責。(四) 舉事地點在騰縣與嶧縣交界處的金鑾殿。舉事時間定爲 1920 年清明節前後。(五) 活動的根據地在嶧縣城北 60 里的抱犢崮山區。(六) 與各地零星股匪進一步聯繫, 統一合作,逐步擴大組織, 壯大力量。孫美珠和各股匪首完成建立土匪武裝的整套部署後, 便獨自一人到祖墳去哭祭孫氏列祖列宗。屆時, 孫美瑤用煤油將自家全部瓦屋樓房付之一炬,孫氏兄弟便率隊直奔金鑾殿。

中途回首, 仍見西沙棚村大火瀰漫, 黑煙滾滾直衝雲天。金鑾殿聚首之後, 各路匪首便各回原防地, 盡其所能擴大活動範圍, 擴充力量, 不久便形成一支很強的土匪隊伍。他們的大本營設在抱犢崮。抱犢崮又名君山, 其地在嶧縣東北、臨沂之西、費縣之— 1 1 —圖說案例本三十六計全書第十七計南、滕縣的東南方, 適在四縣插花地上, 大部分屬嶧縣, 爲山中諸峯之冠。山的上端爲突出之懸崖絕壁, 俗謂之崮。頂上寬平廣數頃, 昔年爲耕種崮頂田地, 由於路險牽不上牛去, 只好抱個小牛犢上去,養大了再用它耕地, 因而得名「抱犢崮」。其狀宛如茶杯倒置, 周圍都是絕壁, 只有北面一線鳥道可通。鳥道中間最險處, 憑石匠鑿的半環形扒手, 方可手腳並用, 攀援而上。其餘地方都是陡立的絕壁, 真所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一個所在。崮下萬山圍繞, 羣峯拱立, 樹木茂盛, 山村相望。此處雖上山可守, 下山可攻, 但其不足處是缺水。崮下雖有小泉, 然一旦官兵圍困, 就遠水救不了近渴了。孫匪一夥中, 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歸國的華工很多, 擅長軍事建築工程, 由他們設計, 在崮頂上沿著邊沿建築了一條半永久性的戰壕。

這條戰壕,能避風雨, 還可以代宿舍供匪居住。在崮頂中間,鑿了個寬廣的大蓄水池, 以供崮上人飲用。平時孫美珠等就把不能送走的家小和傷員收容在這裡, 留下少部分人防守, 自己則帶大部主力在山下百餘里— 2 1 —拋 磚 引 玉第十七計外活動。他們因實力遠不如官兵, 且彈藥補充困難,因而總是採取避戰策略, 日夜奔竄。只要沒有官軍圍攻, 崮中的人就得運糧汲水, 忙個不停。他們還規定了祕密的旗語燈號, 當遇到官兵圍困時, 缺水懸什麼顏色的旗, 短糧了掛什麼色的燈, 以靠山下匪衆前來救援。孫美珠匪部選擇這麼個地方作爲根據地, 真是煞費苦心了。羊莊位於膝縣城東南狐胎山南麓, 地勢險要,風景清幽, 能控制南北山口匪徒的出入。這裡是大地主馬世鈺的家鄉。馬爲人豪強自負, 並擁有一夥看家護院的家丁, 多年來稱霸一方, 常跟孫美珠匪部過境爲難。孫因爲吃了馬家不少的虧, 因而對馬家恨之入骨, 恰逢馬父去世, 爲孫匪探得消息。於是, 孫美珠決定趁馬居父喪大宴賓客之際, 出其不意地襲擊馬家一下。孫先密派得力匪徒冒充弔喪者,混入羊莊街里, 以作內應。爲先發制人, 消滅馬家看家武裝, 他親率一小隊人馬, 直衝入馬家的自衛隊部。

這樣, 他們裡應外合, 很順利地便繳了馬家護院武裝的槍枝。之後, 以風捲殘雲之勢, 將馬家— 3 1 —圖說案例本三十六計全書第十七計客廳內外的緞帳細軟及門前的騾馬搶劫一空, 滿載而去。羊莊搶劫得利後, 促成了滕、嶧、臨、費各縣零星股匪的統一。參謀處長丁開發見形勢有利, 便向孫建議說:「現在我們的力量強大了。應和北洋官軍第六旅大幹一場。」孫美珠當即表示同意。時過不久, 他們便在老頭子山召集各路股匪首領開會。孫美珠首先提出打六旅的意見之後, 丁開發說: 「大當家的說得對, 以前我們打了幾個小勝仗, 如這回能狠狠揍他們一下, 以後他們就不敢進出來剿我們了。」與會者一致表示贊同, 當即決定以孫美珠的名義給第六旅下戰表, 約定在老頭子山較量一番。會議結束後, 孫美珠又與劉玉斗、丁開發等仔細研究了辦法, 一致認爲, 老頭子山東有五旅,西有六旅, 不能兩面作戰, 要打拉兼施, 各個擊破,方可取勝。當時的情況是, 六旅的戰鬥力較強, 五旅原系舊巡防營改編, 拖家帶眷, 子女衆多, 官兵生活較苦, 多次偷賣子彈、販運私鹽來補生活之不足, 戰鬥力較差。

Copyright © 2019 大富豪棋牌 版权所有